首页  >  攻略  >  骑行恩施乡道版穿越

骑行恩施乡道版穿越

更新时间:2015-04-26 小编:小编 0 1338
等了许久,来了个骑摩托的乡民,在他的确认下此路没错,于是大家这才继续下行。 红叶,清水几个胆子大的,跳上车,上了锁,直接往下冲。 奶罩和色头泡泡几人胆子小怕摔着,推着下。 ​我一看这路不知有多长,推车是不是也太慢了,也没顾及自已只有一只前刹,果断也上了车,紧紧控着刹车慢慢往下滑。

等了许久,来了个骑摩托的乡民,在他的确认下此路没错,于是大家这才继续下行。

红叶,清水几个胆子大的,跳上车,上了锁,直接往下冲。

奶罩和色头泡泡几人胆子小怕摔着,推着下。

我一看这路不知有多长,推车是不是也太慢了,也没顾及自已只有一只前刹,果断也上了车,紧紧控着刹车慢慢往下滑。

泥土的路面被三轮摩托轧出两道沟槽,形成中间高两边低最边上又高这种W型横截面的路况,加之大小不一的石块镶嵌其间,再配合这超陡的坡度,完全打破了正常行车的节奏。就象是在风浪中行船,一浪接着一浪,车被不断地推向高峰又跌落低谷。

有时你想往前,结果一块大石头挡在轮子前面让你速度立刻丢失,不快点解锁就有0速度摔车的危险;有时你想慢点但刹车捏慢了就有一种要往前栽的冲动,一惊一诈弄得我们是一身冷汗,甚是难走!

上了车的几个同学很快就把后面推车的给甩不见了。

我冲出树林,来到一段开阔地,见风景独好,便停了车等后面的人。

夕阳的余辉正洒这片山谷中,给谷底的一切抹上了一层金黄,玉米穗闪铄着太阳的反光,象半透明的纱帐,阳光烤在身上还隐隐带着炽热的余温,却把影子拉得长长的。白天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充裕了。

好在这段路并不长,继续往下,又回到了水泥路面,然后就来到了谷底的村子。

刚才那段土路,也许是两个乡的地界吧。

我们快速通过了村子,然后,又开始爬坡了。。。这是今天迎来的第五次连续上坡。

坡度一如既往,我就不说了。

坡稍微长一点,队伍就被拉散,我和大娘依然领骑。

大娘实力绝对在我之上,我是按自已节奏骑,他是想蹭我的水壶音箱的音乐听,所以轻轻松松跟在我后面。

红叶此时大概状态来了,从后面快速的追了上来,跑到了我前面,我们仨保持着一个稳定的速度在爬升。

有时一个人爬坡是件非常苦逼的事,无趣,无聊,无奈。但几个人一块儿爬,情况就可能好很多,至少疲劳感不那么明显。

正当我们三个节奏很舒服的时候,步话机响了,奶罩在里面喊:前面的人停一下,后面的没水了,送点水过来。。。

我擦,这是人话么?敢情这坡是随便爬着玩的?往返送水,以为是环法的送水工兵啊,谁有那么多力气?

红叶拿步话机回话:后面的谁没水了?搞快点,前面有水卖。

结果奶罩居然生气的大骂起来,这一下让我们没了继续攻坡的兴致,只好停了车。

然后红叶问我和大娘,还有多少水。

其实我水壶里存水也不多,少于半壶,大娘情况差不多。红叶看了自已的水壶,他带了两个水壶,但也只剩大半壶了。

于是我们每人从自已的水壶里分了一半水出来,居然集了有大半壶水,就靠在一个斜坡上等后面的人上来。

愿意停下来等就不错了,送水下去那是人干的活儿吗?

等了十几分钟,后面的人慢慢的到齐了。

红叶问奶罩:谁没有水了?

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纷纷检查自已的水壶,擦,就属我和大娘的水最少!这完全是谎报军情嘛!

奶罩来一句:你们跑那么快也不等一下后面的人,要是真有人没水了那怎么办?居然一脸义正言辞,气得大娘想把水壶仍过去砸他。

说到这,分享一个带水的小经验。

人不能长时间不喝水,因为肌体缺少水份,会造成组织的一系列严重的损伤,具体可以百度这里就不说了。

但水又是非常重的物资,而且需要特定的容器来存放,很占地方。所以不论是骑车,还是徒步,怎么带水都是一门学问。

长途骑行,水很重要,但带多少水,带什么水,其实还是蛮有讲究的。

如果是在人烟稠密的地区骑行,补给很方便,几公里最多十几公里就一定会有小卖部啥的补给点,最坏的情况也可以到老乡家里讨水喝,那就没有必要带很多水,半壶到一壶足够,看个人饮水习惯。

而如果是在荒郊野外,人迹罕至的地区,那就得做好备用的打算。安全库存很重要!这个完全就要视当时的具体情况而定。

通常,平路可以多带一些水,但爬坡就越少越好,只要能支撑到下一个补给点就行了,因为500ml水就有一斤重!

这次我带水的策略,因为考虑到走的是较偏远的乡道,很有可能不能及时的补给,所以每到一处补给点,除了装满现有的水壶之外,还会额外的带上一瓶。

水的种类也有讲究。

运动量不大的情况下,纯净水就OK。但是如果一天内有几小时甚至十几小时的大负荷运动量,那么最好是含糖量较高的水比如好,比如果汁,葡萄糖冲剂之类。

因为在你的肝糖肌糖大量消耗的情况下,是很容易有低血糖的问题的,而大运动量情况下发生低血糖则是有风险的。

  经年累月的慢性低血糖,会引发身体一种葡萄糖耐受症的病,病理大约是对胰腺有不可修复性的伤害(所以搞竞技的朋友在日常训练时一定要注意饮水科学配方),而急性的低血糖会直接引发昏迷休克,那你就惨了。

另外,现在外面能买到的饮料五花八门,什么品种什么口味的都有,但大部分都是人工合成,包括甜味剂也是来自人工果糖,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,它会轻易的穿过人的脑血屏障,长期饮用会造成内分泌不可逆转的分泌失调,所以大家一定要心中有数涨点姿势管好自已的嘴啊。

天暗得很快,特别在这山谷中。

忽然风云突变,起了一阵山风,仿佛有一片乌云正在聚齐。

大家赶紧上路。

果然,没骑多久,一道闪电砸在对面的山梁上,紧接着一声炸雷响彻山谷,每个人都震耳欲聋,头晕眼花。这个闪电很近!

然后,雷雨就象吹响了冲锋号,发动了猛烈的进攻。从最初的几滴大个儿砸到土上冒起一阵烟尘,到稀稀拉拉催着你跑,到越来越密集直到最后象暴豆子那样铺向大地。迷茫中你抹去了满脸的水,可一片雨雾却还是只能看出十米范围的光景,天地间仿若被水蒙上了一层纱帐。

而这整个过程前后只有几分钟的时间。

我们唯恐被这不期而至的滂沱之势给浇熄了发动机,在林间小道玩命似的疾驶,慌不择路的狼狈逃窜,然而路面立刻就变得泥泞不堪了。。。

正在叫苦不迭的时候,路边出现了一间民居,这简直是菩萨显灵啊!

我们一个个从雨幕中冲出来,挤在了那家山民的屋檐下躲雨,身上又湿又冷象足了一群落汤鸡。

天迅速的暗了,混沌一片。

山里人真的是很淳朴。

这家的主人见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在门口躲雨,不但没说我们,还大方的让我们进屋坐,并且还从里屋搬了很多小靠椅出来给我们,最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还拿了一摞茶杯依次给我们倒水喝。

天哪,这简直太好客了,地主之谊真是尽到了家。

做为一个城里人,我自愧不如,也几乎做不到这点,甚至都不太能理解这种行为。

所以我们一个个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,在这深山老林荒郊野外,在这么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面前,山里人纯洁质朴的人性竟是如此晶莹地散发着光芒,主人干瘦矮小的身形也瞬间伟岸了。

到底谁是文明世界来的的使者呢?

我端着热腾腾的水杯,望着门外连成线的雨滴,迷茫了。

山雨来得猛,去得也快。

不多会儿,雨就基本停了,因为云层的减少,光线居然比下雨前还要稍亮一点。

我们谢过热情好客的主人,趁着这最后的天光,赶紧上路。

继续上坡。没有水泥的土路。

一个三岔口,我和清水几个人在前面问路,等了半天不见后面的人上来,正在着急,才看见他们慢悠悠地出现,原来一伙人路过一个小卖部补给吃东西,真是让人欲哭无泪。

于是在出现的第二个小卖部,我们前面的人停下来补给,顺便再等后面的。

胡乱吃了个半饱,后面的人也陆续上来了,正欲接着赶路,不知是谁问了一句,步话机好象少了一个。

这一下大家几欲晕倒,都不淡定了。这不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么?那必须得回去找啊。。。

据判断,大概是掉在了刚才下面那小卖部,估计有一公里的距离,于是泡泡自告奋通又返回去找。

天愈发的暗了,已经不太看得清三十米以外的人。

其他的人不能再等了,赶紧上,继续爬坡。

据村民指点,我们需要沿着这条没有路面的小路,翻到头顶上那片树林的上方,一个叫做“手扒岩”的地方,那里会有一个出口,通往209国道,再沿国道一直向西就是绿葱坡镇。具体路程有多远,谁也说不好,有说几公里的,有说几十公里的,反正方向是对的没错。

那就一条心往前走吧,反正也不可能回头了,这里是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,也没有能住的地方。

手扒岩,听名字就能把人吓傻。

土路陡得历害,路面同是布满了大小石块的W型,加上刚才的大雨,雨水在许多地方形成湍急的小溪往下淌着。

两边是黑区区的树林,以针叶松树居多,说明海拔并不低。

天色毫不客气的迅速黑了下去,只能透过树稍的枝叶隐约看见远方的天空还显露着一丝微亮,而路面、树林、身下的车、包括自已的手,基本上融在了一起只剩下些模模糊糊的影子。

玩命踩!因为不踩,车就立刻会停,或者立刻歪倒,或者倒退往后滑。。。在这伸手已然快不见五指的陡峭泥巴小路上,这绝逼是在玩命。

我边上一个人都没有。

往后喊话,可以互相听到,距离还有点远,隔了两三个肘子弯。

还有狗叫,妈蛋。

往前,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有个人,以非常快的速度在爬升。我想追上去,这个时候早已不是比速度拼体能的想法在作祟了,是心里害怕,是对黑暗的原始恐惧感,是生命脆弱的孤独感。

我知道那是清水,他爬的超级快,渐渐的离我越来越远,我拼命的踩,越想追越追不上,心里越发的直打鼓。

终于,坡到头了,一段小平路后,前面出现了灯光。

赶到跟前一看,是个小村子,还有家小卖部,门口支了一个大棚,棚子顶点着一盏瓦数很低的灯泡,投下昏黄幽暗的光,照得人影影倬倬的,却在这个黑暗潮湿的夜晚无异是光明与温暖的象征。

清水正坐在店门口喝水,这家伙真的是太有实力啦。

等了好一会儿,人终于到齐了,有几位是相约一起推上来的,有惊无险。

这个小卖部紧邻着路口,拐出去就是209国道。

虽然国道上也没灯,但至少是宽广的大路,还时不时有亮着大灯的汽车驶过,着实给人以脚踏实地的安全感。

不幸的是,这段国道在大修,整段整段的没有路面,有路面的地方也破碎得厉害,骑着相当不爽。

大家伙估计都没劲了,都没怎么说话,紧紧的聚在一堆,往前慢慢骑着。

已经夜里九点了,我们还没吃晚饭,天还时不时飘着小雨,一座高高山梁上的一条破破烂烂的国道,几个鸟人往前挪着精皮力尽浑身湿透的身体。命运已经如此悲催,却还嫌不够完美似的,锦上添花又来了一出。

只听锤爷咕哝了一句:劳资额,我暴胎了!

怎么办?补喽。

正好休息。

也亏得这是一群久经沙场的老芝麻,特别是锤爷,对于暴胎是非常有心得的,所以他手脚麻利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了。

补好胎,大家再上路,可能因为太累又刚刚休息了一下的原因,居然都不想骑了,于是全部推着车走。

也不管时间了,总是很晚,再晚一点又怎样呢?

反正,绿葱坡又没长脚不会跑,据说就在前面某个地方,爬也要爬到吧。

没想到走了很久,又碰到一个岔道,去路边小店问了路,得知还得拐上一条省道,再走几公里才是绿葱坡。

这次的数据比较详细,关键是,真的真的离我们很近了,于是大家都来了精神头儿,纷纷又骑上车。

色头暴缸严重,几乎骑不动,我陪他在最后压尾,慢慢往前蹭。

反正,前面的人先到的会负责找住的,点东西吃什么的,这个点,这种状态,心里反倒不急了。

已然夜里十点多,镇子上冷冷清清没有一个行人,路边的房子也并不高,三四层楼的占多数,此时也大多黑灯瞎火没什么人气。

这也同时意味着吃和住的选择并不多,我们找了家店,放好车,步行到不远的一家还未打佯的宵夜小饭馆,点了菜,掏出手机发呆。


文章来源:  觅南 

上一篇:恩施附近的景点 下一篇: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